推動公共藝術更上層樓

中國文化報

王懿泉

公共藝術在最近幾年里成為了一個熱點,迎來了包括藝術界、公眾、商界、政府等在內的多方關注和參與。在中國的一線城市里,市民有很多機會和很多場合能夠與公共藝術不期而遇。不過,并不是每一件公共藝術作品都能讓每一個人滿意,一方面因為藝術本身是仁者見仁的,公共藝術總會面臨眾口難調的現實;另一方面,確實有一些公共藝術作品的質量和呈現效果差強人意甚至令人失望。

比如去年底上海市以“落葉季”為背景,以“絲綢之路”為主題,委托相關單位和藝術家創作了多件雕塑和裝置作品。但是這些公共藝術作品從概念到造型到審美,都遠遠落后于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水平,也與本地居民的生活沒有密切聯系和互動,導致很多市民反感,也引來了文藝界人士的反對。最終在輿論壓力下,當地政府部門撤銷了大部分作品。

這次公共藝術事件在嚴肅批評和冷嘲熱諷的雙重討論下草草落幕。事件也暴露出城市和公共管理相關部門在委托創作和展出公共藝術作品方面的問題,例如在策劃和委托藝術方面的倉促行事、對藝術的鑒賞力有待提高、不了解公眾對藝術的態度等等。與此同時,事件也暴露了其背后一些深層次的原因,即藝術應以怎樣的姿態進入公共領域,及其將會面臨怎樣的現實挑戰和公共反饋。

中國正在經歷的美術館建設浪潮,以及商業地產擁抱公共藝術的最新趨勢,兩者仍有推動公共藝術發展的能力,并有機會促進和提升當代藝術的公共教育和公共藝術的整體水平。

對于公共藝術的發展來說,美術館無疑是重要的推動力量,因為美術館這一空間本身及其歷史就已經具備了一定程度的公共性。但值得注意的是,私人美術館更加注重出資方的議程和審美,而公立美術館更加秉持政府意志和公共價值。兩者都可以很好地、各有所長地為公共藝術發展作出貢獻。但是,今天中國的美術館在這兩端也遇到了不同程度的現實問題。總結來說,私人美術館面臨著運營壓力,以及如何平衡私人趣味和公共責任的問題;公立美術館面臨美學滯后于時代發展等問題。

參與公共藝術的另一個主力軍,是先于“美術館大躍進”而蓬勃發展起來的商業地產。在中國一二線城市中,商業地產的快速發展在拉動經濟增長的同時,營造出越來越多的公共空間,它們對公共藝術作品有務實的需求。于是,今天我們在北上廣深常常見到的是公共藝術與商業地產的結合,在商場的戶外廣場或者室內中庭等空間里展示的藝術作品。公共藝術與商業地產的合作也亟須解決一些重要問題,比如商業利益與公共利益的平衡。此外,在合作中如何尊重藝術家的工作、如何推動藝術的積極發展,也需要投入精力和魄力去實現。

公共藝術在今天面臨的現狀有其深刻的社會背景。如果我們回顧中國公共藝術的發展和歷史,不難發覺,國家工程和社會發展特定時期,國家對藝術的需要、引導以及應用。一個能夠以小見大的例子,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的雕塑藝術發展。雕塑本身的物質、空間、紀念屬性,與公共空間、公共事件、國家價值的聯系非常緊密,因而我們也不難看出為什么在過去半個多世紀里,大多數中國公共藝術作品的具體造型形式集中體現在雕塑上。由此我們能理解為何在公共藝術領域,雕塑家有著重要作用,以及為什么雕塑協會在公共藝術發展方面保有話語權。再具體來說,我們可以從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的發展和沿革中一見端倪。其脈絡如下:從1952年的雕塑系成立及其隨后的現實主義雕塑傳統,到1970年代末恢復高考和改革開放后逐漸吸收西方現代主義雕塑和國際藝術新觀點與新技術,再到2000年以來的當代藝術轉型及與城市結合的公共藝術教學。

今天的中國仍然在迅速發展,公民日益增長的藝術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公共藝術發展之間仍有矛盾。在歷史影響和當下時代背景中,公共藝術如何反映我們共同的過去和共享的未來,仍是藝術界和公共藝術委托機構的責任。

【除署名本報評論員文章外,本欄目觀點不代表本刊立場。】

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轉載文章僅以傳播信息為目的,如果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本站聯系,我們將立即刪除。

相關評論
相關資訊
商務合作 聯系QQ:648267521
吉林11选5任2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