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卡普爾

中國文化報

“紅色”卡普爾

我的紅色家鄉(裝置) 2003年 安尼施·卡普爾

“紅色”卡普爾

遠行(裝置) 2017年 安尼施·卡普爾

天穎

安尼施·卡普爾在英國藝術界獨樹一幟,他的大膽創作常常模糊了雕塑和建筑之間的界限,激發了藝術界與公眾的思維,這也使其成為當今最有影響力的藝術家之一。10月25日,安尼施·卡普爾在中國的首次大型個展在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開幕,展覽以“文獻”的方式介紹了他橫跨35年的重要藝術創作70多組。

安尼施·卡普爾1954年出生于印度孟買,現工作居住于倫敦。他先后在倫敦弘賽藝術學院和切爾西藝術學院就讀。1990年,卡普爾代表英國參加第44屆威尼斯雙年展,并榮膺“Premio Duemila新秀藝術家獎”,翌年又成為“特納獎”得主。他的創作以帶有極簡主義色彩的大型裝置作品而著稱,紅色蠟塊、不銹鋼反光鏡、粉末是他常用的創作媒介,幾乎每個作品都涵蓋了他對世界和自我意識的探索、對時間和空間的追求。

卡普爾曾說:“紅色是一種讓我感受強烈的顏色。也許因為紅色是一個非常印度的顏色,我生長的環境充滿紅色,之后我又在另一個層面重新認識它。”

此次展覽的主色調也正是紅色。在中央美院美術館的一層大廳,2013年在柏林的馬丁—格羅皮烏斯博物館展出的《致心愛太陽的交響樂》以規模較小的方式出現,血紅的蠟磚不定時被傳送帶運到中庭中心上空,然后自由降落。在美術館三層,卡普爾2015年在法國凡爾賽宮個展首秀的《將成為奇特單細胞的截面體》,不僅呈現了令人著迷的生物形態設計,還邀請觀眾通過側面隱蔽的門進入作品內部,探索裝置內部與外部之間的幾何空間關系。而作品上鮮紅的洞也被連接在一起,形成了一張關于軀體、存在與信仰的網。在此作品附近的另一空間,是卡普爾2017年在阿根廷紀念公園展出的工業景觀《遠行》,一輛涂滿湛藍顏色的挖掘機爬伏在幾百噸紅色泥土上,形成鮮明的對比。漫山遍野的紅色色粉如浪涌一般,層層疊疊,形成熱烈的景觀。另一件巨型自動裝置作品《我的紅色家鄉》則被放置在美術館四層。機器帶動一條金屬臂沿著裝有25噸紅色軟質蠟的開口容器的表面轉動。金屬臂在一個小時的轉動中,環繞著蠟質表面緩慢運動,好像在攪拌材料,不斷塑造蠟的形狀,反復形成奇特景觀。

“作為藝術家,我要使我的每一件作品不止是物體,還是哲學的承載,很多作品都是我東方思想的呈現。”安尼施·卡普爾說。

除了大型裝置作品,展覽還呈現了卡普爾在過去幾十年間重要公共項目作品的模型,包括《云門》《軌道》《南岸中心》《地鐵站,蒙特圣安杰洛,那不勒斯》以及今年在紐約展出的《倫納德街模型》等。

據展覽總策展人、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館長張子康介紹,此次個展的另一部分還將于11月11日在北京太廟藝術館開啟,卡普爾在概念上最具沖擊力的一組相互呼應的作品《S曲線》和《C曲線》將被放置在太廟的中庭。《S曲線》是兩片大型不銹鋼無縫連接形成的“S”形雕塑,而《C曲線》則是一整片巨大的弧形不銹鋼。兩件藝術品兩側的凸面與凹面,則分別直映與倒映出周圍的景象。圍繞著這些作品的將是另一組卡普爾的重要不銹鋼雕塑作品,包括《斯塔夫》《非物體(尖頂)》《非物體(門)》等。這些作品皆呈現了顛倒的映象,將觀眾融于周邊的建筑與環境中。

“或許人們在許多重要國際美術館和公共空間,如泰特現代美術館、凡爾賽宮、羅馬現代藝術美術館、芝加哥千禧公園等都曾經領略過安尼施·卡普爾那糅合東西方精神,并與環境完美結合的大型作品帶來的視覺震撼,但此次卡普爾來到北京,在富有現代文化精神的中央美院美術館和最具中國文化象征性的太廟藝術館同時展出,將呈現一次難得的東西方多元文化觀念間的對話與碰撞,中國觀眾也將領略卡普爾對材料、形式、技術和東西方文化的深入探索。”張子康說。

中央美術學院副院長蘇新平多年前曾在紐約觀看過卡普爾的作品,其規模、體量乃至背后所折射出的思想和觀念都給蘇新平留下了深刻印象。“本次展覽是傳統與現代的一次對話,并兼具東西方多元文化背景融合的開闊視野,這將成為中央美術學院在挖掘美育教育、推廣大眾美育的有力探索。”蘇新平說。

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轉載文章僅以傳播信息為目的,如果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本站聯系,我們將立即刪除。

相關評論
相關資訊
商務合作 聯系QQ:648267521
吉林11选5任2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