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自覺與藝術修養

中國文化報

文化自覺與藝術修養

漁歌唱晚圖(國畫) 69×46厘米 2015年 穆家善

邵大箴

穆家善在海外拼搏10多年,從彷徨、苦悶、寂寞、焦慮到自信,到取得成功,飽嘗人生五味。在1991年完成南京藝術學院國畫專業研究生學業之前,穆家善做過工人、軍人和教師,又經歷了“85新潮”和新文人畫波濤的洗禮。他在學期間,中國社會中激進文化思潮開始沉寂,復歸傳統文化的思想顯示出崛起的勢頭。南京是金陵畫派的發源地,有深厚的傳統文人畫淵源。穆家善受明末石濤、梅溪和金陵諸家的影響是明顯的。也正是在金陵繪畫的傳統中,包含著不拘成規、敢于叛逆和創新的基因,這種基因肯定也流淌在穆家善的血液中。

這位在中國受過傳統藝術熏陶、在專業上訓練有素的畫家,上世紀90年代中期滿懷憧憬和抱負,到美國紐約發展自己的藝術事業。到美國闖蕩之后,他心中不僅交織著眷戀國畫傳統的心情與滿懷革新的抱負,更為如何使西方人接受中國水墨畫而奔波勞碌。出乎他意料的是,對東方藝術尤其是對中國傳統藝術不甚了解的美國社會,在氣勢如虹的觀念性前衛藝術氛圍中,水墨畫藝術很難有插足的余地。也許正是與傳統中國藝術觀念、形態迥異的西方前衛藝術,促使穆家善苦苦思索,也迫使他認真研究藝術的本質、原理和功能,研究中西文化和藝術的同與異。他逐漸從不解、憤慨轉向冷靜地面對現實,一面梳理和認識西方現代藝術的脈絡和走向,一面回過頭來深入探究傳統中國畫文脈,由此增強了他的文化自覺:應該更深地扎根于傳統,傳承和發揚它的精神與技巧,使之具有現代的意識和風采;同時尊重其他民族文化藝術的創造,適當地從中吸收有益的營養,為我所用。頗有意思的是,他到美國之后不久,他的畫風逐漸在發生變化。他在國內曾經一度迷戀過的“新文人畫”也被拋在腦后,更傾向于從元明清時代的畫風中尋求創造的資源。

在理清了思緒之后,穆家善開始從容地進行藝術實踐的探索,同時通過講學、授業、學術交流和作品展覽,經過不懈的努力,終于使自己的藝術創作在國際畫壇上爭得一席地位,從而擴大了現代中國畫的影響。

穆家善采用的是借古開今的方法。古代傳統是中國畫的根,它浸潤著不同于其他民族的中國文化精神。文人水墨畫的寫意體系和意象造型,傳統山水畫對待自然的“游觀”方式,由黑白對比和筆墨變化所造成的情致和神韻,是它永恒的藝術魅力所在。實際上,文人水墨的這些特質是與西方現代藝術的審美理念相通的,而西方現代主義藝術在許多方面受到了包括中國傳統繪畫語言的影響。只是西方特定的社會環境和一味求新求異的思維模式,把反傳統和追求表現、象征和抽象的趨勢推向了極端。中國繪畫崇尚漸變,不走“突變”“激變”的道路,但也不能以不變應萬變。如果我們一味迷戀前人的創造成就,忽視時代的變化和人們新的審美需求,不力求開拓水墨畫的新局面,那么水墨畫仍然要被時代拋棄。對此,身處美國的穆家善,比在國內安定環境下生活的中國畫家感受尤深。可能正是這種“中國傳統”與“美國創新”兩種思維碰撞所產生的張力,給穆家善以智慧和激情,驅使他在繪畫創作上奮力拼搏而有所作為,從而打開了新的局面。

畫,不論中西,均有精神與技巧兩個層面,只有它們的完滿結合,方是真正的藝術。穆家善的中國畫創作之所以能受到國際畫界的關注,是由于他有高度的民族文化自覺,有豐厚的藝術修養和開闊視野。他以自己的睿智和悟性運用水墨技巧,表現了中國傳統的天人合一的文化精神,而這種精神也正是科技信息文明社會所缺乏的。他向人們貢獻的是不落俗套、有創新銳氣和開放氣魄的水墨藝術。這一點,對當今畫界頗有啟發意義:不論我們的作品是服務于國內大眾,還是面向世界,藝術家必須具有民族文化的自覺精神,必須十分重視藝術品格的純正,而歸根到底必須要有全面的藝術修養。

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轉載文章僅以傳播信息為目的,如果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本站聯系,我們將立即刪除。

相關評論
相關資訊
廣告招商 廣告
廣告招商 聯系QQ:648267521
吉林11选5任2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