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白色、黑色

中國文化報

藍色、白色、黑色

穿紅衣的塔吉克婦女(水彩) 76×56厘米 2013年陳堅

裔萼

有人用“又熱烈又恬靜、又深刻又樸素、又溫柔又高傲、又微妙又率真”評價傅雷,我覺得陳堅也是這樣的人,他的畫更是如此。

陳堅出生在大海邊,20多年來,卻每年都去帕米爾高原寫生,一去數月。蔚藍的大海與潔白的雪山,是他重要的表現對象,當然,還有神秘的黑夜,這構成他所追求的藝術的三個維度:雪山的高度、大海的廣度、黑夜的深度。

大海的浩瀚與遼闊,雪山的冷峻與高潔,黑夜的神秘與深邃,讓陳堅沉迷不已,這些特質也暗合他自己的性格與性情。

大海暴怒時波濤洶涌,如狂野的莽夫,安靜時水平似鏡,如溫柔的處子,真是“又熱烈又恬靜”,陳堅性格中的熱烈與恬靜也許是故鄉青島的大海所賜。他喜歡畫大海,風平浪靜的海,驚濤駭浪的海,黑夜中沉睡的海,朝霞里蘇醒的海……他把自己所有的夢想、野心、困惑、痛苦、喜悅……都傾瀉在水彩紙上的大海中。這是藍色的陳堅,歷經滄桑后渴望寧靜的陳堅。

雪山如潔白的明珠高懸天邊,吸引著孤傲狂狷的陳堅。他二十年如一日地癡迷于帕米爾高原上那熾熱的陽光和潔白的雪山,強烈的高原反應令他每天晚上只能睡三四個小時,那也遏止不了他親近雪山的渴望,他稱之為精神上的朝圣。他不僅畫雪山,還畫帕米爾高原上的塔吉克人,很少有藝術家能夠如他一般,把塔吉克人塑造得那么血肉豐盈、生動傳神。一些人筆下唯美的塔吉克女性,只不過是內地藝術家俯瞰、獵奇式的風情畫,藝術家與表現對象之間沒有什么情感聯結。而陳堅被塔吉克人稱為“我們塔吉克的兒子”,這個崇拜鷹的民族,接納并喜歡上了這個來自大海邊的男人,不僅僅是因為陳堅雄鷹一般的志向和力量,贏得了塔吉克族人民的尊敬,更重要的是,陳堅用水彩畫筆,為這個民族立傳,他們的淳樸與高貴、他們與惡劣的生存環境抗爭的頑強與堅韌,躍然紙上,直擊人心。這是白色的陳堅,他喜歡雪山的圣潔,喜歡塔吉克人的純凈,這也是他心靈的底色,純粹、干凈。

黑夜降臨時,陳堅喜歡坐在窗前,凝望夜色,一坐就是一兩個小時。他說,黑夜里有太多的東西可以讓人讀解,令人沉思。夜的帷幕垂下,人間的悲喜劇開始上演。黑夜既是遮羞布,又是顯影液,真實的人性開始顯現。陳堅在黑夜中思考人生和藝術,他用水彩表現黑夜的神秘與深邃之美。他喜歡畫夜景中舞蹈著的樹,那些樹像燃燒著的黑色的火焰,其實是他的自喻。這是黑色的陳堅,凝重的、憂傷的陳堅。

水彩畫自傳入中國百年以來,一直身處邊緣,小畫種,能夠承載的精神含量一定也有限,是很多人對水彩畫的誤解。陳堅的水彩畫改變了大家對一個畫種的認識。2016年9月,他的個展“質樸的精神”在中國美術館舉辦,塔吉克人的形象,還有那些大海和雪山,那些烈焰般招搖著的樹木,多么令人震撼!誰再敢說水彩畫只適合畫小品呢?

陳堅就是用水和彩寫詩的人,他的作品如此打動人心,精湛的藝術技法只是淺層次的原因,而最根本的原因則是他豐饒的精神世界和強大的人格力量。多彩的人生,化合成他藝術世界中的藍、白、黑,不是簡化,是萃取,是升華。

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轉載文章僅以傳播信息為目的,如果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本站聯系,我們將立即刪除。

相關評論
相關資訊
商務合作 聯系QQ:648267521
吉林11选5任2技巧